中國高校之窗 設為首頁|添加收藏|聯系我們
  • 在家"云答辯" 父母關掉了所有占用網絡的終端

中國高校之窗

比別人多了好些年“學生”身份,期待了許久的“最終回畢業”自然被賦予了特殊的意義。寫博士論文的日子里,想著若干個月之后可以穿上博士學位服跟恩師合影,或者跟同窗“醉笑三千場,不訴離殤”。一切曾經歷過或者還未曾經歷過的畢業體驗,都存在這一份持續已久的熱望里,攢了一輪又一輪。

沒想到的是,自己預想了無數次的“告別象牙塔”時刻,撞上了見證歷史的2020年。我們博士論文的預答辯在秋季學期進行,沒日沒夜地閉關許久并結束了預答辯,想著回家好好過個年補點能量再回京給論文收尾。所有的出乎意料,卻從這里開始了。

過年原本的計劃是認真玩耍,休息兩周再回到論文的收官階段。所以,也完全沒有帶任何文獻資料回老家(我的博士論文與歷史相關,脫離了史料寸步難行)。誰會想到,這一趟回家卻足足待夠了五個月。擺在眼前的難題是,過去幾年間搜集的幾個書架的文獻或史料,在短時間內都無法取回。要感謝舊書網幫我解決了這個棘手問題,臨時下單論文尾聲要用到的文獻,沒想到疫情期間的物流格外給力,完全接上了我的寫作進度。

宅家抗“疫”的日子里,雖然情緒時有波瀾(跟所有關切疫情的人們一樣),但寫論文的物質條件倒還比在京時好了不少:父母拿出了我高考前的待遇投喂我,在自己即將三十歲時忽然感覺有點“養大變小”(方言)。導師隔幾天就會跟我們開視頻會議,一方面關切我們的論文或者科研進度,另一方面也悉心照顧著我們的身心健康。作為師門里今年的博士畢業生,我跟導師的來往更密集一些,線上指導論文倒也沒有任何不適之處,只不過我倆都會覺得談到興奮之處要能當面聊會過癮許多。

就這樣,我忐忑卻也平穩地繼續著自己的畢業之路:修改、定稿、提交答辯申請、送匿名評審。四五月最關心的是,疫情過去后是不是還能如約見面、線下答辯?畢竟對廣大博士生來說,漫長的答辯后留下的那一幀合影的意義彌足珍貴。不太記得那個月問了導師多少次這種可能性,不過世界范圍內的疫情起伏不定,最終等來的還是一份留有遺憾的通知——“云答辯”要來了。

博士論文的答辯流程本來就復雜,沒有任何經驗可以參考的“云答辯”,讓所有人感到焦慮。學校、學院制定了嚴密的方案,并不能因為答辯形式的變化而對考核流程、標準有任何懈怠。除了學院前后幾輪模擬外,我們同學之間也擔心流程細節“掉鏈子”,反反復復進行了若干遍的互相模擬,大家經常在群里開玩笑:往年這時候大家都忙著緊張答辯可能遇到的難題,今年光是盯著流程了,緊張都要被忘掉了。

我的答辯定在5月20日晚上,這個日子本身也很難讓人不印象深刻。導師還在師門大群里發了會議邀請給我鼓勁,請大家一同來見證這場在“云端”的博士論文答辯。要說真正感到答辯前夕的緊張,是在做完充足準備后的答辯當天。用我爸的話來說,我這一整天都在來回踱步、自言自語。不過真到答辯跟前,我才發現父母其實比自己更緊張:一來,他們想過見證我的畢業典禮,卻怎么也沒想到還能見證我的論文答辯;二來,因為理解我這一路走來的復雜心路,他們對好結果的期待或許比我更熱切。只記得和父母早早地吃完了晚餐、調適網絡,他們擔心會影響我答辯,細心地關掉了所有可能占用無線網的終端,提前洗了澡正襟危坐一旁,感覺比我還要正式許多。

答辯持續到將近午夜,所有之前作過預案的技術層面的“意外”所幸都沒有發生,自己退場等候時長舒一口氣。父母在一旁也沒有睡,陪我一起等待著,聽到答辯委員宣讀答辯結果時,只覺得他們一定比我要更開心幾分。父母就是這樣無比溫暖的存在,無論走了多遠,家永遠是最溫柔的港灣。

在過去的幾年里,料想過無數種關于答辯的場景,怎么也沒有想到最終全靠“網絡一線牽”。朋友問:你等了很久的博士畢業,這一趟會有什么不同的感覺?我當時的反應是,以前的博士寫答辯信息都是××樓××室,我為什么寫的是“在線會議”???轉念一想,又還有什么儀式比這段特別體驗更值得被鐫刻進我最后的學生時代記憶呢?

疫情之間的畢業季,有點難,有點未知。無論最后會迎來怎樣的告別和落幕,都算是另一種意義上的特別紀念。

感謝一切遇見。(何天平)

中國高校之窗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導航

中國教育電視臺特約合作網站
中國高校之窗  京ICP備12005367號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05-2025 All Rights Rreserved

暖暖视频免费视频播放_两个人免费视频_ae86老湿机在线观看免费